美剧《老友记》里的咖啡馆,这次是真的要开了?

丁晓蕾
美食 6月前

即使没有像《威尔和格蕾丝》那样再拍续集,与《老友记》相关的风吹草动还是在占据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

尽管距离《老友记》(Friends)开播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全世界喜欢这部剧的人仍然念念不忘,特别当有了 Netflix 以后,六个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仍在给许多人带去欢笑和安慰。

为了表达对这部经典美剧的喜欢,很多地方都出现过各种以剧中最经典场景之一、“Central Perk” 为灵感的咖啡馆,但“真货”只有过一个,就是2014年版权方华纳兄弟为了庆祝《老友记》开播20周年,在纽约设立了为期一个月的快闪咖啡馆。

但最近有迹象显示,华纳兄弟已把建立一个常设的 Central Perk 提上日程:公司走了法律程序,以确保自己能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将“Central Perk” logo 用于“咖啡馆经营”。

但这并不意味着华纳兄弟有把 Central Perk 连锁化经营的打算,但他们对这个版权显然非常重视,之前世界各地粉丝建立的“山寨” Central Perk ,都很快被华纳法务部追剿催关了。除了咖啡馆的经营权,华纳兄弟还申请了“玩具、桌上游戏和老虎机”的经营权——留给人们的想象空间有点大,不是吗?

这并不是最近唯一关于《老友记》的新闻。2018年1月1日起,《老友记》正式登录英国和爱尔兰地区的 Netflix,成了当地社交媒体上的大话题。

但很快,批评声也出现了,许多“新入坑”的英国观众(特别是比较年轻的一代)纷纷表示,剧集里的观念太陈旧了,有些让人不解,有的令人不适。

一些剧情已经远离了当代年轻人的语境,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什么是“黛米·莫尔的发型?” 笔记本电脑居然那么笨重,还那么稀罕?男主角们津津乐道的 “Baywatch”(1989 年开播的美剧,以海滩救生员为主角)到底是什么?1994年的纽约,初级厨师和咖啡馆女招待就能住的起那么好的房子吗?

 

除了过时的话题,一些角色的言行以今天的标准去衡量显得不合时宜,甚至很不礼貌。三位男主都或多或少表现出了一些“恐同”态度,此外, Ross 的一些书呆子式的低情商行为,Joey 见到漂亮女孩就换下半身思考的“毛病”,Chandler 曾当面对青少年时期的 Monica 说她“肥”;人种多样性方面的问题也让很多人诟病,播出了10季共两百多集的《老友记》,有过较重要剧情的有色人种只有两位,分别是 Ross 的一任女朋友、亚裔女孩 Julie 和在最后一集里遇到的同事、曾先后跟 Joey 和 Ross 交往的 Charlie Wheeler)。

对这样的争议,Netflix 并没有明确的正面回应,但在自己的美国地区官方社交媒体帐号上发布了一段“梗”超多的文字,戏谑的猜想了《老友记》放在2018年拍,会是什么样:

这里似乎又需要向国内读者做一些当下欧美年轻人流行文化的注释了。Joey 这条,影射了当下正在欧美青少年中间病毒式流行的、危险又愚蠢的“吃汰渍洗衣球挑战”;Ellen Pompeo 是另一部长青医疗主题美剧《实习医生格蕾》的女主角兼制片人,与许多其他律政、医疗类的职业剧一样,《实习医生格蕾》也经常把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件写进剧情里,她曾在《老友记》第十季客串过 Ross 和 Chandle 的大学同学;“Vine” 是一个APP,“短视频社交的鼻祖”,曾在年轻人中间非常受欢迎,2012年被 Twitter 收购,2016年关闭;Ed Sheeran 是当下最红的音乐创作人,他经常在影视作品里客串,砸菲比的场子想必也是不在话下。

这条推特得到了7万次转发,很多人开始续写接龙,设想各种老友们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会遇到的人和事。

“Phoebe 要去女权主义游行,但记错日子早去了一天。”

“Ross 开了一个古生物学的 Youtube 频道。”

“Joey 不小心上了 Grindr。”

“Monica 上了 Gordan Ramsay 的美食真人秀还比他更凶,因此变得超有名。”

……

这条推特的最后一行,模仿了《老友记》每集的标题格式“The One Where XXX”,似乎得到了不同的解毒,有些人认为 Netflix 这句话是在说,剧里的六人确实有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英国媒体,比如地铁报《Metro》,把这条推特解读为 Netflix 毫无道歉的意思,还嘲讽当下的年轻人也有自己的问题,认为他们“愚蠢、自恋”。

喜欢 评论
-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