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地说】土耳其全民公投开始了 将为这个国家日渐滑坡的旅游业带来什么?

许亚芳
旅行 16月前

土耳其本土于4月16号展开全民公投,目前还没法断定它的政治影响,但它却让本就处于衰退的土耳其旅游业,前景更不明朗。

图片来源:网络

4月份温暖的北风从黑海吹向土耳其的广袤内陆,意味着中部安纳托利亚高原、包括最具代表性的旅游胜地卡帕多奇亚及首都安卡拉在内的地区,正在摆脱温差大而寒冷的冬季,步入温和宜人的春天。但这个国家刚经历了近年来最严酷“寒冬”的旅游业,却没有随着日渐上升的气温一起回暖。

滑坡的旅游业

气候并非旅游业不振的原因,即便是处于温暖、湿润气候带的西南部,光景仍然萧条。据德国之声近期报道,在土耳其港口小镇西戴(Side),一位传统小旅馆的经营者认为,即便在海湾战争期间,这个国家的旅游业也未遭遇如此严重的危机,除了酒店、餐厅和运输业之外,电信、零售业和纺织品等行业也感受到了冲击,“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已不复存在了。”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调查,除酒店、餐饮外,在土耳其的游客也会在纪念品及其他行业有相当数额的消费

旅游产业至今仍是土耳其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也是继本国出口业后的第二大外汇收入来源。在2016年之前,凭借传奇般的历史人文风景、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发达的航空运输网络以及愈加便利的签证政策,土耳其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然而,2016年的土耳其政坛动荡,以及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让这一努力得来的成果大为缩水:根据土耳其旅游与文化部门的统计数据, 2016年土耳其总计接待外国游客25,352,213人次,相比2015年,跌幅高达30.5%,堪称近二十年来最为严重的下滑。

相应的,2016年全年,土耳其旅游业的总收入为221亿美元,与2015年相比同样锐减29.7%,潜在经济损失达80亿美元,一份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称,这相当于从土耳其2016年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中,砍下了大约1个百分点。

政变如今已平息,旅游业却没能止住滑坡,2017年1、2月份,土耳其接待的国外游客约为105万人次和116万人次,相比去年的同期数字,下降比例都超过了5%。

公投预警!谨慎的官方机构

目前对旅游业产生影响的最直接原因,也许当属悬而未决的政治局势。在这点上,许多国家的官方机构表现出尤为谨慎的态度。4月16号,土耳其将对新的修改宪法草案,举行本土范围的公投,4月12日,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发布公告,提醒在土的中国公民注意安全:“尽量结伴出行并避免夜间外出,谨慎前往或接近人群聚集及敏感场所,包括广场、码头、酒吧、夜总公、商贸中心、礼拜场所、交通枢纽站及政府机构等。”

伊斯坦布尔街头为公投造势的政治宣传帐篷

在此之前,土耳其境外公民的修宪公投,已早于本土而开始,由此却引发了土耳其与欧洲诸多国家的紧张关系——很不巧,这些国家有的正是土耳其旅游的重要客源国,例如德国。伴随着两国政府之间一些充满火药味的言论,德国外交部在3月中旬即针对本国公民出行土耳其发布了郑重警示,认为公投期间更加频繁的抗议活动可能会针对德国,甚至影响到土耳其的德国旅行者,并建议游客尽量远离政治集会等场所。而在3月更早一些时候,荷兰与奥地利的政府部门也给出了类似的建议。

来自英国外交暨联邦事务部(FCO)的建议更为详细,他们用红、黄、绿三种颜色象征三个旅行安全等级,红色为“建议不要前往”,黄色为“若非重要行程则建议不要前往”,绿色为“前往时需查询我们的安全建议”,并绘制了这样一张土耳其全境的旅游安全地图:

由上图可见,红色部分主要是在叙利亚边境线10公里以内的区域,以及土耳其东南部的大城市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黄色部分则涵盖了有“先知之城”美誉的尚勒乌尔法(Sanliurfa)、拥有众多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古迹的加济安泰普(Gaziantep)等几处知名的旅游重镇。

至于其余的大面积绿色区域,也并不能令人完全放心。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在3月28号更新了针对土耳其的“旅行警告”(Travel Warnings)信息,继续将其东南部视为限制旅行的区域,其中包括位于地中海沿岸的阿达纳(Adana)——虽然在FCO绘制的地图中,它安静地躺在一片祥和的绿色中,但在美国政府看来,也许由于去年11月底在省政府附近停车场发生的汽车炸弹事件,这座有着近8000年历史的小城,并不能被视作安全的旅行地。

阿达纳最有名的古迹:萨班哲中央清真寺

即便是地处另一个半球、与土耳其无太多纠葛的澳大利亚,也在担心本国公民的旅游安全问题:4月25日,一年一度的“澳新军团日”(ANZAC Day)纪念活动将在土耳其加利波利半岛上举行,这座遍布一战阵亡将士公墓的狭长半岛,将会迎来成百上千的澳、新游客。然而,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与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丹·特翰在4月6号发表声明称,根据现有情报,今年的澳新军团日纪念活动可能会遭到恐怖袭击,建议赴土的澳大利亚游客谨慎安排行程,尽量避免前往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等地。

2015年的加利波利半岛,共有数千人参加澳新军团日纪念活动

“用脚投票”——旅行者的选择

看上去坏消息纷至沓来,但,对于旅行这件事,官方声明与个人的判断,有时并非完全契合。

即使面临诸多不利因素,仍有旅行者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了土耳其。有些是因为工作需要,在国内一家旅游杂志工作的Kevin,在去年8月份前往卡帕多奇亚和伊斯坦布尔出差,那是政变发生的一个月后,在他抵达当天,土耳其与叙利亚接壤的一个机场发生爆炸。但Kevin并没有太过担心安全问题,“我在当地的朋友说那里很安全。”结果证明,至少就他个人的旅行体验而言,朋友的判断基本符合事实,虽然走在街头,明显感觉旺季期间的中国旅行者数量减少,显得阿拉伯游客看上去更多些,但他“没有在伊斯坦布尔看到街头巡视的军人,也没有任何不愉快的影响。”

伊斯坦布尔的日常生活

如果排除工作因素,局部地区的超划算性价比也许是旅行者“用脚投票”的原因之一:不景气的旅游业带来了比以往更划算的价格,反过来留住了一部分游客,德国三大旅行商之一的FTI公司指出,土耳其的一些相对安逸的目的地,尤其是西部的滨海城市及地区,仍能以高质量的酒店和加倍“物超所值”的体验,持续地吸引着旅行者。

土耳其最受欢迎的目的地之一、爱琴海小镇博德鲁姆

中国旅行者张扬在今年2月份跟随旅行团去的土耳其,行程除了中部的卡帕多奇亚,主要集中在西部的滨海城市如古泽尔坎里、恰尔达克等,当然还有必须停留的伊斯坦布尔。虽然当时距伊斯坦布尔1月初的枪击案不到两个月,但在出行前,旅行团并没大肆渲染安全问题,只是叮嘱游客们,切记不要在天黑后出行。而张扬自己感觉,虽然的确在伊斯坦布尔看到一些局势紧张的因素,例如土耳其人对叙利亚难民的一些情绪,还有随处可见的安检——甚至连商场也不例外,但总的来说,当地人的生活状态并没受到太大影响。在离开前最后一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自己对这里的感受:“爱上Istanbul”。

政局也许变幻莫测,但当地人生活的常态化,对于身在异地的旅行者有着颇具鼓励意义的积极作用,关于这点,同样在今年2月结束土耳其假期的德国人Barbel Kunzel,与张扬有着基本一致的看法,“一切都和过去一样,一如既往。”不同地方在于,现年56岁的她是土耳其的“死忠”粉丝,回到家乡马格德堡还不到一个月,她已经开始计划10月份再度造访土耳其了。

伊斯坦布尔最具代表性的景点之一:艾哈迈德苏丹清真寺

也许,一切就像旅游服务公司途易(TUI)的德国市场总监所说的,每个旅行者都会自己做出判断,土耳其是否仍令他/她心怀向往。而另一个好消息是,在个体案例之外,谨慎的乐观情绪也在数据方面得到了验证,土耳其旅游与文化部门近期公布的结果显示:土耳其今年2月接待的外国游客数量,虽然较去年2月份又下跌了6.51%,却要好过今年1月份之于去年1月份的同比下跌数字9.81%,也同样小于2016年2月相比2015年2月的同比下跌数字10.32%。

这些结果表明:下滑的趋势正在放缓,尽管离彻底走出衰退还很遥远,但毕竟带给人以希望的微光。接下来,无论是游客还是旅游从业者,无论对土耳其的旅行期待、热爱与否,都只有拭目以待全民公投的结果,以及它为这个国家的命运和前途——包括旅游业在内——带来的潜在、长期且深刻的影响。

喜欢 评论
-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