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反对简约主义?

IDEAT理想家
设计 1月前

生活的脚步愈发匆忙,环保议题刻不容缓,个性诉求日益彰显,设计如何来解决这些时代问题?

不同于以往的简约主义,丝绒巴黎风尚带来的情感共鸣,唤醒自然主义的珍奇陈列风,媚俗主义的华丽复兴,正在我们身边悄然发生。

 巴黎风尚 Parisianchic 

我们正处在一个焦虑的时代。北欧极简主义凭着其简约风尚几乎占领了所有室内空间。如今一种名为“巴黎风尚”(parisian chic)的居家风格正悄然兴起,成为宽慰当今焦躁时代的一剂良药,与极简主义分庭抗礼。新潮的室内设计师们对这种风格推崇备至,把它广泛运用于那些酒店、餐馆等空间。这种风格的家居用品大量使用柔软的天鹅绒,温暖的色调,是抵御内心冰冷的理想之选。

Bonaparte 座椅系列,from Gubi

 

Diamond 系列,from Reflections Copenhagen

 

Ferm Living 作为丹麦品牌,风格独树一帜

 

Bolia 的矮墩具有多种外形,色调十分温馨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家具商们最近忽然发现,他们苦心推广至全球各地的极简主义好像走到了穷途末路。于是,他们转而引进了带流苏的扶手椅、好莱坞风格的镜子等新式作品,使家居用品呈现出多样的风格。他们放弃了羊毛,转而采用天鹅绒;不再钟情米白色,转而选用紫色;似乎北欧极简主义作品成了最为理想的背景,用来摆放各种花团锦簇的印染品!

Henrietta 酒店坐落于伦敦考文特花园地段,由 Dorothée Meilichzon 负责设计其室内。客房里,床头板覆以 Rubelli 的暖色调布料,旁边摆着黄铜质地的台灯

Dorothée Meilichzon 把心血倾注到了巴黎的 Grands Boulevards 酒店。在这里,你可以在客房里享用到床篷——床头板用的是老式玫瑰色布料,一席绿色的天鹅绒从天花板垂下,一直拖到地上

Sarah Lavoine 为欧莱雅新办公楼营造了一种热情洋溢的氛围,宽大的蓝色沙发、浅玫瑰色墙面、橡木凳,都是最好的证明

在欧洲南部,巴黎的一些青年室内设计师们也同样高度重视舒适的天鹅绒风格,将其运用于各大酒店和餐厅。在这个越来越焦虑的时代里,这种独具特色居家风格被称为“巴黎风尚 Parisianchic”。这种风格兴起于2009年,主要是一些小件复古家居用品,它们从一开始就批着天鹅绒的外衣,并广泛采用黄铜材质。从巴黎到伦敦,再到纽约,都出现了这种风格的作品。

 step by step 

 打造巴黎风尚 

 
 

1

简约而精致的家具

2

体型庞大、线条简单、蒙着天鹅绒的沙发

3

小件复古家具,进行重新刷漆或贴上彩纸,显得更为现代

4

配上坐垫、褪色似的墙纸、暖色调的地毯等附属用品,让整个室内空间显得更有活力

 珍奇陈列风 Les Cabines insolites 

当下,物种多样性面临锐减乃至消失的危险时刻提醒着保护大自然的重要性。在这样一个时代,珍奇陈列室再次成为了一种时尚。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社会精英们经常举办各种奇特展览,推动珍奇陈列室的发展。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效仿,或是把那些奇珍异品换成20世纪设计界的作品!

在巴黎狩猎与自然博物馆举办的“Sophie Calle:完美的复制,侯爵先生!”展览,通过栩栩如生的熊、鹿、鹅等动物标本,女艺术家 Sophie Calle 向人们展示了她对生与死的观念

生与死这一人生命题,催生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出现的珍奇陈列室。在启蒙思想的启发下,大大小小的城堡主纷纷把他们搜集的各种稀罕物,比如宝石、化石、贝壳、骨骼、文物、动物标本、植物标本等陈列在一个房间内,由此形成了最早的珍奇陈列室。20世纪的理性主义使珍奇陈列室成为明日黄花,但时至今日,它又重新成为了一种风尚,并非它的科学价值,而是源于它在装饰方面彰显出的巨大潜力。

巴黎 maison Deyrolle 创立于1831年,是动物标本制作、昆虫学等领域的专业机构,从成立伊始就经常为学校提供标本。除了动物标本,博物馆还拥有诸多纸张艺术品、小件饰品

 

法国 Flammarion 出版社编辑出版了一本插画书,介绍的是巴黎著名的标本博物馆 maison Deyrolle

 

No Entry酒吧,里头有十多个小口圆肚玻璃瓶,里面浸泡着各色花朵和植物,芳香扑鼻

 

设计师 Maryam Mahdavi 创作的室内布景

 

Matthew Williamson 为 Osborne & Little 公司设计的背景墙,名为“Narissa”

 step by step 

 打造珍奇陈列风 

 
 

1

把橱柜的顶部或是书架清空,摆上一些奇特物件。比如一个小动物标本,或是它的骨架,再比如一口玻璃钟,里面装着从海滩拣来的贝壳

2

墙上可以挂几个装有蝴蝶或植物标本的相框。

3

还有一种更远古、更梦幻的办法:一大块彩色墙纸或墙布。

 媚俗装饰艺术 Kitsch Deco 

受时尚行业者的影响,装修媚俗艺术的风格也逐渐往偏离主流的方向发展。由最讲究的人精心操作,最大胆的人整体把握,行家们手中最终呈现的媚俗艺术不仅是幽默,更体现出了真正的设计文化。

Gucci 现任创作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将钩针花边、刺绣皮草、印花装饰、长丝绸晨衣及复古阔脚裤等元素混合起来。他随心所欲地再次启用了过往的时尚元素,同时融入了幽默感和些许颓废

受战后设计师的激励,年轻的艺术家们长久以来尝试重现当时他们的形式、色彩以及作品。然后在接下来的若干年里,他们逐渐消化了这种影响,以更好地将这种已经无孔不入的风格去神圣化。一旦不再受传统的约束,时尚立刻成为新的潮流,被普遍接受的媚俗艺术成为室内建筑师和设计师的新标志。

由 Jacques Grange 翻修的巴黎 Cristal Room Baccarat 餐厅-博物馆

专业生产壁纸和织物的品牌 House of Hackney,其设计灵感来自永恒的英格兰,然而也有非常反传统的一面,从大自然、斑马以及豹子的皮毛花纹中获得了许多启发

 

法国设计师 Pierre Marie 主张直接、极端并偏离主流的装饰风格。这位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兼艺术总监近年来创造出一种饱和色彩与丰富图案构成的魔幻效果,大量运用于爱马仕的方巾和贺卡中

 

Pierre Marie 为 Créations Métaphores 集团所作的以丝带为设计主题的靠垫及织物作品上

 

Moroso 的 Rubelli 系列的现代家具上覆有巴洛克图案的丝绸,而 Setting the Elegance 系列则选用丝绒面料

 

Nathalie Lété 为 Tai Ping 设计的 Blumen 地毯,其设计灵感来自乌兹别克斯坦

 

设计师 Greg Natale 为 Bisazza 设计的 New Malachite Green 图案

 

受到十八世纪 Jouy 的油画启发,Jean Paul Gaultier 为 Lelièvre 设计的壁纸 Récréation

 

 

1974 年由 Pietro Derossi、Giorgio Ceretti 和 Ricardo Rosso 设计的 Wimbledon 椅

 

 

Jonathan Adler 设计的 Globo 系列矮桌和灯,以彩色丙烯为原材料

媚俗艺术的另一间接影响,在于那些拥有一种尖锐的、不容易被接受的文化思想的人。以纽约设计师 Jonathan Adler 为例,他在室内装饰中混合了流行文化和巴洛克元素,还就此写了一本书《My Prescription for Anti-Depressive Living》。他以幽默地方式研习了装修史,从 Gio Ponti 到 Vallauris,并在其中加入了一点金色,或者一点加利福尼亚蓝,由此打破了高贵品味的传统界限。

撰文→Marie Godfrain、口口

编辑→吕旻

喜欢 评论
-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