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时装和美妆产品后 香水是否也能靠着“环保”这张牌卖个好价钱?

周卓然
时尚 12月前

只不过,在“可持续”、“有机”的背后,也有令人怀疑的一面。

在继H&M等快时尚品牌及美妆品牌纷纷推出环保系列后,这股追求可持续发展的风潮又刮进了香水界。据时尚行业类媒体Glossy报道,如今时尚品牌们正看好推出可持续香水的市场前景。

所谓可持续香水究竟是什么样的产品?按理说,香水没有服装类产品产生的回收问题,因此,它的环保过程大多集中在生产阶段,而可持续香水指的便是那些对生产过程经过认证、且使用环保材料的产品——和H&M使用柑橘皮制作衣服的道理相近,它主要强调的是是对供应链和原料进行把控。

由于是个新兴概念,目前明确自己推出可持续香水目标的商家还不多。瑞士珠宝商Chopard最近看到了这个趋势,它一周前宣布了自己想要生产环保香水的计划,该系列的产品将主打无性别香型,原料全部由可持续配料组成。在此之前,Chopard把这个想法提议给环保组织Eco-Age的创始人Livia Firth,并得到了后者的支持。

可持续香水强调生产环节透明化

从去年开始,Louis VuittonGucci等品牌先后推出新款香水产品,然而,这些奢侈品大牌并没有跟随所谓环保香水的趋势,它们更重视的是产品线的完整度,并未提及香水原料和供应链的环节。

相比传统时尚大牌,独立香水品牌和香水界的新军们则对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

论其因,由于独立、新兴香水品牌往往没有厚重的历史背书,所以导致它们想要抢夺市场必须独辟蹊径。此前,创投香水品牌Phlur就试图在电商上有所突破,为了打破购买香水前必须要试闻的壁垒,它为每款产品都拍摄了视觉效果极强的宣传照,另外还配上相应的音乐,用以来营造其香氛产品可能带来的氛围以及使用感受。

Phlur的CEO兼创始人Eric Korman认为,香水行业在发展和原料采购上缺乏严格的标准,这导致行业和外界有点失联。即使香水行业本来就高度依靠天然植物的提纯,但食品药监局并没有要求要原料透明化。

因此,公开原料的做法绝对算不上是行业新尝试,但的确是一个行业新概念。香水品牌发展至今,也衍生出一些植物学派生品类,它们往往是坚决抵抗合成香型的——比如天然香水品牌Rich Hippie的创始人Nannette Pallrand就曾说她开创公司的初衷,就是提供不损害人们健康的全线天然产品,并试图推进全面禁止化学合成香水的意识。

澳大利亚环保香水品牌One Seed
Chopard

从行业角度来叫,近年来发展起来的有机农场为可持续香水提供了机遇。因为符合可持续标准的植物大多是有机的,它们在生长阶段就未接受过农药等化学药品的污染,用水也更加清洁。

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环保都还将是营销热门话题,而随之而来的讨论、争议也不会休止,但结果是导致可持续香水的市场在短时间内难以扩大规模。

和服装一样,可持续香水并不意味着能做到全程100%的无污染。反对声音指出,在实验室里合成的香味完全也可以做到不伤害人的皮肤,还避免了过渡开采环境,不然,这个新兴的产业会进一步打破全球动植物生态的平衡。

早在1973年,美国就立法,禁止使用龙诞香这种濒危植物。要知道,龙涎香是风行于欧洲香水制造的定香剂,已经有上百年的使用历史。

但是后来替代龙涎香的龙涎香醚(Ambrox)却耗费了更多的能源。德克萨斯A&M大学的化工教授Mahmoud El-Halwagi就曾说过,“这其中的主要问题在于,制造龙涎香醚需要非常苛刻的条件,高温、高压,还要考虑成本和环境。”

然而,技术的进步正在减少这种消耗。2015年,研究人员又发现,只需要透过简单的步骤,就可以用墨西哥的拳参花(Snakeweed)制成龙涎香醚,但种植该种植物会增加墨西哥当地的农业用水。

以上种种困难,在现阶段或许只能让可持续香水维持概念型的小众产品,除了独立品牌,COMME des GARÇONS这样特立独行的时装品牌亦选择了跟随这股风潮。另外,Goop也已经推出了自然原料的香水,但作用更多是宣传自己公开供应链的决心。

而对于主推香水的品牌来说,摆在眼前的挑战更大。曾在Ralph Lauren领导过电商业务的Korman认识到了这条路的艰辛,因为除了产品监督环节的缺失,消费者购买环保香水的意识也还没有培养起来。

喜欢 评论
-    推荐阅读    -